托马斯·尼尔森:摄影是一个心理过程

/ 分类: 快拍访谈 / 阅读数:18153

这篇访谈,绝对值得你看,并且只需要看以下十句话!

1. 我非常乐意以放弃更多的钱,更好的生活为代价,去做一个摄影师。因为放弃了这些,我换来了一个终身学习教育的过程。这个价值远远超过我在办公室赚钱过日子的生活。

2. 摄影是一个终身教育的过程,可我不想一辈子来研究照相机。我想用一辈子来理解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现实,然后将它视觉化表达。

3. 真正的职业报道摄影师应该把视线从这些漂亮养眼的照片上移开,把讲故事放在最前面。

4. 摄影是一个心理过程,你没有经历过痛苦与失去,你就不知道如何表现痛苦和失去。

5. 整个欧洲都达成共识:摄影是主观的,你只能从主观抽取一小部分去表达它。摄影永远不可能客观,你永远没有办法表达事实的全貌。主观给你更多责任感,摄影师要对你的摄影负责。

6. 如果不做后期,我们是通过这个作品,表现某位日本工程师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颜色的理解,对人文的理解。可是摄影师一定希望在作品中表达他自己的认识和感受。

7. 你的“工具箱”里要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工具,有时候你要用传统的叙事手法,有时候你可以尝试更偏向观念性的手法,并非每种“工具”都适合你的故事。

8. 摄影不应该以美学品味来分类比较。马丁·帕尔和斯蒂芬·麦凯瑞对讲故事的热情是没有区别的,虽然他们的美学表达方式不太一样。但正是因为世界上观众不同的美学品味,才有这些不同的美学表达方式。

9. 我相信纪实摄影或者新闻摄影在艺术中是有他的位置的。新闻和艺术有某种程度的融合,你不要置身事外,隔绝于艺术。我们要以谦虚的态度进入艺术的世界。这非常重要。

10.做100heads的初衷是,我们希望有才华的纪实摄影师能够将自己的作品卖出一个合适的好价钱,支持他以自由摄影师的身份去工作。我们建立了一套全新高度自动化的系统,将收益的80%支付给摄影师,盖蒂只给30%。


你同意他对摄影的认识?或者不同意,想看看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说这些话?请继续!


39岁的丹麦摄影师托马斯·尼尔森曾包揽几年的国内新闻摄影年度照片大奖。但他从未拿过荷赛奖(世界新闻摄影奖),这个在中国新闻摄影界最知名的新闻摄影奖。

而在他所教授的丹麦新闻学院的水泥墙上,却经常出现毕业学生获得“荷赛奖”、“POYI”等多个国际报道摄影大奖的消息和展览,比如2015年刚刚获得“荷赛”年度图片奖的摄影师迈德斯·尼森。


2015“荷赛”年度图片大奖


成立于1962年的丹麦新闻学院,是全世界纪实报道摄影师的向往之地。它以出产欧洲最具风格的纪实报道摄影师而闻名。诸多屡获WPP、POYI等国际报道摄影大奖得主都毕业于这个学校,学校在新闻摄影业界声誉卓著。


丹麦新闻学院官网:www.dmjx.dk


托马斯·尼尔森于2006年毕业于丹麦新闻学院,之后前往纽约,在马格南图片社任职多媒体制作人。目前定居丹麦,以自由摄影师身份为多家报纸和杂志供稿。从2010年起,他兼任丹麦传媒新闻学院讲师,为本土学生和国际交流课程授课。此外,他还是100HEADS(一家高端影像收藏机构)的联合创始人。


与其被称为摄影师,托马斯更乐意称自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他对故事的热爱与探寻丰富他报道摄影生涯的同时也丰富着他的人生。就好比他与中国的缘分。


9年前的2006年,刚满30岁的Thomas是丹麦新闻学院的一名毕业生。他在英国一个重要财经杂志上看到一则关于中国山西的报道,源源不断向全世界输出煤炭资源的中国山西,却拉闸限电,贫困依旧。引发了这个欧洲摄影师强烈的好奇心,他决定亲自到中国一探究竟。


三个礼拜的拍摄,他完成了他的毕业作品《山西人家》。其中一张拍摄拍摄家庭室内装饰的照片(见下图),被他放大到1米4,装饰了他在丹麦的家。


▼作品集《山西人家》

而那次中国之行给托马斯的第一个印象深刻的画面,却是在他在北京转乘火车去山西的时候,在北京西站意外见证了这个陌生国度另一场人山人海、声势浩大的运动-春运。人山人海的火车站,摩肩接踵的乘客们,让从未见过如此场景的托马斯看得目瞪口呆。9年后的今天和我们描述当时场景的眼神中,依然可以看到“恐惧”两个字。但从为数不多的接触中,他始终坚信,中国正处于一个巨变的时代,有太多值得记录。


2015年8月底第二次到访中国,托马斯则是作为丹麦新闻学院的代表,和中国传媒大学以及快拍快拍网一起在杭州凤凰山脚下的馒头画廊合作举办丹麦中国国际摄影工作坊。同时作为导师的有新闻摄影师傅拥军和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曹培鑫。 他们用各自不同的经验与知识在短短一周时间内,帮助12位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摄影师们一起讲述属于他们看到的故事。


在8月30日的工作坊结业典礼上,1米90的托马斯·尼尔森站在60平方大的纯白色大影棚作最后呈辞。“作为一个报道摄影师,最重要的两点是,一、你要对这个世界始终保持好奇心,有探寻的欲望;二、你要有一颗柔软的心,能够很容易地爱上一些东西。”


下面是我们和这个友善有爱的丹麦摄影师关于报道摄影工作坊,关于现今的报道摄影进行的一些对谈,他的观点,或多或少代表着西方摄影师对于报道摄影的理解与思考,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启发与思考。



“我想看到你的脏内衣裤”


问:记得拍摄第一天晚上,你要求浏览学员当天拍摄的所有照片,而非他们自己挑出的好照片,为什么?

Thomas:这是我经过很多年先当学生,后当老师得出的经验,把所有照片拿出来检验很重要。如果让你自己挑,你很可能把你最好的照片,因为走运拍到的好照片拿出来,可能把那些你并不懂得的好照片忽略。只看这部分照片,老师就没有办法看到你完整的工作状态,给你工作方式上的指导。而通过浏览所有照片,老师能看到你的工作状态,帮你纠正工作方式。下次工作的时候你就会有意识地在工作方式、技术上改善你的弱项。我和同事开玩笑说,“我想看到你的脏内衣裤”。因为让老师看到很烂的照片是一种羞辱。但两三次之后,羞愧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从中学到并且改善的工作方式和习惯。


问:那么你昨天看到哪些“脏内裤”?

Thomas:他们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缺少一种策略,不知道如何讲好一个故事,以及为此要作的准备。为什么讲好故事如此重要呢?举个例子,现在有很多年轻摄影师,他们有良好的视觉素养,因为从小看很多漂亮养眼的照片,他们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才华能拍出那些甜美的片子。然而,真正的职业摄影师应该把视线从这些漂亮养眼的照片上移开。并不是说要抛弃,而是可以放在次要的位置,把故事放在最前面。现在有很多人专门在blog、微博、instagram上成天发漂亮照片,但是他们的东西,常常是过了半年就不再火了,被新的更有才能的人的照片替代了。因为他们不得不跟随那些潮流,而潮流是不断变化的。在这点上,两类摄影师的差别就出来了。专业摄影师的照片中,有一种讲故事的品质。这种品质在拍漂亮养眼照片的摄影师中是没有的。专业摄影师应该在这点上下功夫。这是我昨天晚上发现学生做得不够的地方。


问:工作坊第一天你浏览了12位中国学员展示的作品,你觉得有哪些问题?和丹麦学生相比,有什么不同?

Thomas:总体来说,他们最大的问题是太年轻,不管是中国学生还是丹麦学生。青年人有不落窠臼,不落俗套的强烈动机,可能会产生创造性的作品。 但是年轻,也意味着他们缺少足够的阅历与经验。为什么经验重要呢?因为摄影是一个心理过程,你如果不能接受这一点,是没有办法拍出好照片的。恰恰年轻人很难明白这一点,他们没有经历过痛苦与失去,在表现痛苦和失去的时候,他就不知道怎么表达。在欧洲摄影圈,有一种很有趣的说法,很多非常有才华的摄影师拍出来的照片叫“视觉自慰”。他们拍照片是为了满足自己。可是摄影不是为了满足自己,摄影是为了要给观众看。经验非常重要。


问:在最后的编照片过程中,摄影师应该如何跳脱出来?

Thomas:编自己的照片和图片故事总是比较困难,因为你会对一些照片有个人偏好,你有很多自己喜欢的照片,这些都会影响你的判断。所以你至少需要另外一双眼睛盯着你的照片,当然越多越好。你需要和你的伙伴们沟通,听听他们给你的反馈。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你什么都不要说,只需要倾听他们的看法。



学员 周镁娜 作品 富春江上的小渔市,她是第一个被渔民邀请到船上的外人。


学员 张冰沁 作品 她的题目是“鲁智深之死”,这是个奇怪的题目。她说,人有三种死亡方式:心脏停止,葬礼,被人忘记。


学员 汪滢 作品 学员汪滢是杭州人,她走入了钱塘江喊潮人人背后的生活。


学员 张召 作品 骑着自行车,沿着钱塘江走了100公里,他遇到了什么?


报道摄影是一个终身教育的过程


问:在你年轻时是否也经历一些问题与困难,能否分享你的摄影经历。

Thomas:我觉得我之所以爱摄影,是因为摄影是一个过程。摄影的过程常常是你非常努力工作,然后还要遭遇很多遗憾、失望、不满。摄影让你不断遇到困难,解决困难,在两难中成长。面对问题,寻找解决方案。这就是摄影。不过现在我已经能和困难和平共处了。


举个例子。拍收容所的时候我很想拍一个妓女的故事。我们彼此交流了很久,要开始拍了,我发现这个女的和我有着不同的目标。这个妓女希望邀请我进入她的生活,帮她解决问题,包括精神问题。这个妓女她想控制整个拍摄过程,甚至包括对每个画面的控制。这对我而言压力太大了,我已经无法自由放松地进行拍摄了。

后来我和很多同事交流,最终放弃了拍摄。这对我来说非常困难,这是我迄今为止第一次放弃非常想拍的东西。这就是两难,想拍,又不能自由拍。出来的东西不是自己想自由表达的。这个过程持续了两年。两年中,我们依然保持联系。我拍下了我们所有联系的记录,甚至包括电话录音。但到现在为止,我没有给任何人看过,也没有发表。我决定不要这个作品。



▼托马斯的《收容所》专题



问:听说你在做摄影之前,是船运公司的职员,为什么选择做报道摄影?

Thomas:当我很年轻的时候,我就想,我不要一辈子老在办公室工作。我非常乐意以放弃更多的钱,更好的生活为代价,去做一个摄影师。因为放弃了这些,我换来了一个终身学习教育的过程。这个价值远远超过我在办公室赚钱过日子的生活。至于为什么选新闻摄影,摄影是一个终身教育的过程,可是我不想一辈子来研究照相机。我想用一辈子来理解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现实,然后将它视觉化表达。商业摄影没法帮我实现这个愿望,所以我选择纪实摄影。不过我也接商业摄影的活,这个能帮我赚钱,但它始终在我的拍摄任务中保持低比例。传达一个客户对产品的想法,并把产品卖出去不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生的长度有限,我的智力也不比别人强。我想把智力和有限的能量运用在合适的道路上。


问:能谈谈你在丹麦新闻学院的收获吗?为什么这个学校能出那么多优秀的报道摄影师?

Thomas:丹麦新闻学院的课程安排非常有特色。每一个学生都有一张通行卡,可以随时进去,不用通过保安。这意味着学生经常加班工作,他们需要花很多时间在学习上。在四年的学习过程中,学校设计了很多摄影项目。你不用出社会去学,在学校就会学到高水平的东西。


除此之外,学校对学生的筛选过程非常严格,能考进的都是非常聪明的学生,而他们为通过考试都要提前作准备。我就准备了两年,不断拍东西。两年后被录取时已经24岁了,但我依然是班里最年轻的。我的同学里有45岁的,30岁的。和一个40多岁的人在一起,人生经验就在周围,这和20岁小孩一起学是完全不一样的。在你和他们交流的同时,你获得了40多岁学生的人生经验的反馈。



摄影永远是主观的


问:从很多获奖作品来看,欧洲纪实摄影师的后期很强。你怎么看报道摄影的后期处理问题?怎样的ps不过度?

Thomas:其实学校里只教授基本的后期技术。很多时候大家是互相学,比如某个同学慢慢发展出了自己的风格,就有其他同学向他学。后期非常重要。摄影基本核心概念是:我们要将重点集中在我们要表达的主题上。照相机都是日本的某位工程师设计出来的。如果不做后期,我们就是在通过这个作品,表现这位日本工程师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他对颜色的理解,他对人文的理解。可是你不想这么做,摄影师一定希望在你的作品中表达你自己的主观认识和感受。


问:很多照片真的能一眼认出,他们是有统一的风格?

Thomas:我看傅拥军老师的《那么西湖》特别喜欢,是因为他的照片元素特别少,我觉得可能是中国传统艺术中的一些特点。所以我觉得你所说的会不会是文化上的差异?我觉得中国或者亚洲摄影应该保持他们自己的风格,不需要copy西方摄影。


昨天工作坊上课的时候,我指导一位学员,让它要换不同的角度拍好一个东西。下课间隙我在抽烟的时候,他来找我,说,我们学校老师教我们,摄影要客观表达。我非常惊讶,因为整个欧洲,所有人都已经接受了一个共识:摄影是主观的。摄影永远不可能客观。你只能从主观抽取一小部分去表达它,你怎么达到客观?


而一旦摄影是主观的,就意味着你告诉别人,我对摄影所有部分都要负责,包括后期,包括如何拍摄。主观给你更多责任感。你不用推脱说:我就是客观表达,事实就是这样的。因为你永远没有办法表达事实的全貌。反而是主观让你对摄影更有责任感。



问:记得有一类肖像叫表演肖像(Staged portrait),一些人觉得这是摆拍的,假的?你怎么看?

Thomas:纪实摄影中,为拍摄好肖像,作一些安排其实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肖像往往都是在摄影师的安排下拍出来的。而且事实上,摄影师有责任为拍摄好一幅肖像做一些安排。例如为了光线更好,让拍摄对象挪到窗户边上,那完全是无可厚非的。还是这个问题,一些人觉得摄影应当是客观的,这是个大错误。



为了拍好一张照片,摄影师要做很多决定,例如用什么镜头?广角还是长焦?从哪个角度取景?记住,照片只是反映了真正现实的一部分,拍什么不拍什么,都取决于摄影师的判断,而取景框之外的一切,都还是确确实实地存在着的。除此之外,摄影师在创作过程中还要做其他一些主观判断,所以摄影永远是一个主观的东西。


▼托马斯肖像作品



报道摄影没有死


问:你从新闻学院毕业后,去马格南多媒体部工作,能讲讲你眼中的马格南吗?

Thomas:我离开马格南很久了。马格南一年聚会一次,集体决定组织走向何方,这是权力结构层面的事。在过去60年里,马格南还是集中了世界最好的摄影师。即便你跟马格南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还是以他为骄傲。因为这一群人,他们用对摄影的爱与热情,创立了马格南。他们向这个世界呈现最好的摄影作品。而你属于这个机构,不管你跟他有没有关系,都是你的荣耀。


问:像马丁·帕尔这种风格的也成了马格南主席,不知道传统经典的报道摄影在欧洲的地位如何?这个时代的报道摄影师应如何面对挑战?

Thomas:我非常喜欢马丁·帕尔的风格。我认为摄影不应该以美学品味来分类比较。马丁·帕尔和斯蒂芬·麦凯瑞对讲故事的热情是没有区别的,虽然他们的美学表达方式不太一样。但正是因为世界上观众不同的美学品味,才有这些不同的美学表达方式。


另一方面,传统经典的摄影报道在欧洲依旧非常活跃,而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已经死了。此刻,我正在法国佩皮尼昂(Perpignan)报道摄影节上。在这里,我看到传统摄影报道依然非常强大,而且受到高度尊敬。所以,报道摄影没有死。


作为一个职业报道摄影师,你的“工具箱”里要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工具,你曾经掌握的并且一直在用的工具。比如有时候你要用传统的叙事手法,有时候你可以尝试更偏向观念性的手法,可能效果会更好。


我们要注意,不同故事需要不同的工具,并非每种“工具”都适合讲那个故事。哪一种工具是最恰当最好的,这都取决于摄影师的判断。拍彩色还是黑白,用不用闪光灯,带不带三脚架……你需要作出各种决定。到最后,没有两个摄影师的选择会完全一致。正是这样,摄影才会变得如此有趣,如同文学作品一样。



问:工具箱里是否也包括视频?你的很多重要作品都是多媒体作品。摄影和摄像两者能同时进行吗?

Thomas:是的,也包括视频。但是,哪个故事用视频去表达,哪个故事用静态图片去表达,你得考虑好。同时兼顾两者是不可能的。在我大丹麦,许多媒体公司都做过这方面的尝试,然而并没有成功。尽管现在的相机技术已经可以做到在拍摄视频的同时拍照片了,但是同时记录视频和照片依旧是不现实的,因为无论是需要记录的素材内容,还是后期处理的流程,二者都完全不同。



问:做了这么多年的报道摄影,你如何保持自己的热情?

Thomas:首先是建立在我个人兴趣之上——我的身份首先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其次才是摄影师。我用视觉去讲述故事,和观众交流。这让我很容易在工作中保持积极性,因为我总能找到好故事,没准它就在下一个街角等我。我天生就是个好奇的人。



如果你的动力并不是讲述故事,与观众交流,那么可能来自对视觉艺术传达或是摄影技巧本身的爱好。这样就比较难以在多年工作中持续保持激情,因为你的兴趣可能会转移,你的相机也可能会变得难以操作。这样也许就会碰到阻碍,感到难以深入持续。在丹麦,我许多朋友和同事在从事多年纪实摄影之后,将工作转向了商业拍摄,因为它来钱快。这无可厚非,我们依旧是好朋友。然而我个人的观点和信念是非常坚定的,那就是坚守纪实摄影的阵地。商业片其实是件很无聊的事情,因为它们往往很肤浅。但故事却常常让我觉得更有意义。真实世界是复杂而混乱的,但它可有趣多了。



问:哪些人对你的摄影影响巨大?

Thomas:有两位摄影老师让我印象深刻。意大利摄影师paolo pellegrin ,他是我在挪威参加一个摄影工作坊时认识的。他真的对我说了很多,但我唯一记得的是,要坚持拍摄。我当时拍一个东西拍了七八张。老师说,既然你对这个东西有兴趣,就要拍更多更多的,昨天晚上我就把这个经验告诉学生。


另外一个是法国艺术摄影师lisesarfati。他教我很多展示自己作品,装裱作品的方式。因为我相信纪实摄影或者新闻摄影在艺术中是有他的位置的。新闻和艺术有某种程度的融合,你不要置身事外,隔绝于艺术。我们要以谦虚的态度进入艺术的世界。这非常重要。


100heads,寻找全世界最有才华的纪实摄影师


问:作为100HEADS(一家高端影像收藏机构)的联合创始人,能谈谈你们创立的初衷是什么?哪些人参与其中?

Thomas:初衷是我们想要让有才华的纪实摄影师能够更容易地将自己的作品卖出一个合适的好价钱,让他可以以自由摄影师的身份去工作。我们建立了这样一套全新的,高度自动化的系统,摄影师能够自己为自己的照片定价,甚至可以随时更改价格。我们将收益的80%支付给摄影师,相比其他图片代理机构,这个分成比例是非常高的,一般只付给摄影师成交价格的20-40%。



对于那些想要将自己的照片销往全球的摄影师,无论他们身处何地,是来自中国,俄罗斯,非洲,欧洲还是美洲,我们都希望能够给他们提供这样一个便捷的解决方案。为此,我和我的伙伴Jesper Goos联合创立了100HEADS。


在许许多多支持我们想法的人们的帮助下,我们已经完成了它的建设。其中最为关键的,对我们帮助最大的人是BjarkeMyrthu,他是马格南图片社多媒体部的前任执行主编。



问:网站对于入选摄影师的要求有哪些?如何寻找?

Thomas:100HEAD采用邀请制,只有受到我们邀请的人,才能成为100HEADS的成员。我们只寻找那些世界上最好的摄影师,他们已经建立起个人风格。


现在我们已经邀请了20个丹麦摄影师,明年一个都不要丹麦摄影师,我要全世界的。我每年关注荷赛,参加佩皮尼昂报道摄影节,就是为了寻找这些最优秀的摄影师。


网站100HEADS:100headsarchive.com



(感谢中国传媒大学曹培鑫老师、快拍快拍编辑陈嘉树为采访提供翻译)


还可以输入500
  • 大俗摄影

    我认为纪实摄影是主观的客观,是主观和客观的混血。虽然谁也不可能做到绝对客观,但要尽力表现自己眼中的客观。

    2016-10-28